何善欣女士─葳葳的母親
其實孩子本身是不是過動兒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發現孩子需要幫助的地方,而真正用對方法幫助他。一但醫生診斷孩子是過動兒之後,我們大人應該停止互相責怪,媽媽不要自責,爸爸媽媽不要互相責怪,然後家庭和學校不要互踢皮球;我們應該跟孩子站在同一個陣線團結起來,幫助他面對注意力缺陷過動症。然後在學理上告訴我們,這些孩子的確在生理上有不同,這樣的不同讓我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,而且讓我們知道除了愛心要有方法。因為對一般孩子有效的方法,對過動兒不一定有用,因此我們應該要給這些孩子合理的包容而不是縱容,然後有效的教導而不是一味的拒絕和責打。另外面對這樣的孩子的時候,我們的情緒變得非常重要,因為這樣的孩子不斷在挑戰我們大人愛心、耐心跟體力的極限,一不小心我們就會流於情緒性的打罵,在這樣的狀況下,我們不可能給孩子什麼樣品質好的教育。因此控制我們的情緒,真心的接納孩子,才可以真正的教導他們。
 

楊書瑩女士易毫的母親
我覺得最苦的莫過於不被親友了解和接納,那對於孩子的病呢,常常被批評是過於寵愛不會教;那關於我的解釋說明沒有人可以聽得懂。那另外自從毫毫上了小學以後,我們家奡N沒有歡笑,然後整天都處在緊張焦慮當中,白天擔心他在學校惹事,晚上上緊了發條到深夜才能趕完功課不打緊,那學校考出來的成績仍然是吊車尾。孩子的挫折,我們大人也非常無奈,對於他的船過水無痕以及他的雜亂無章、沒有次序感、沒有辦法獨立完成交代事跟功課,我們都感到非常的沮喪。他能夠有今天的進步,更應該感謝教導過他的校長老師,能不斷的給他肯定,給他發揮的舞台。那不但增強了毫毫的信心,也讓其他同學有機會看到他原來也有很棒的一面,而刮目相看。因此這樣的小孩只要能誠心的接納他的不能,給他一點時間,適時的給他舞台,發揮他的優點,走出屬於他自己的一條康莊大道。

郭馨美女士─雁肴的母親
那至於雁肴我是覺得說,他在這方面真的是很成功。因為他是一個過動兼學障,那學習障礙他是閱讀障礙兼書寫障礙,所以他在課業上表現幾乎都沒有,那在這裡的話,同學從小就是喊他笨蛋,那當然我就很沒辦法去忍受,可是他會跟我講說,沒有關係。他會安慰我說,媽媽沒有關係,這個我已經習慣了,他們愛說什麼讓他們說,那我們做我們的。我會覺得說他比我還要成熟,我覺得我反而不如他。他會安慰我就是讓我覺得說,其實不需要管別人。
蔡蕙芬女士─景楓的母親
當我剛知道景楓是自閉症的時候,我很不能接受,只要醒著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有石頭壓在心口上。那時候我帶著景楓做治療,身體很疲累,心裡也很苦,但是我認為只要對孩子有幫助,我都願意去做。後來對我幫助最大的,其實是我在念經的時候,體會到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苦,讓我的生命找到了出口。我想我願意在教育的園地當中,奉獻我微薄的力量,給這些不一樣的孩子。
文海棠女士─雅珍的母親
就是希望這次如果眼睛可以用好的話,我們就不用擔心了,對啊,那如果說機率沒有很高,至少她平常走路啊外出可以自理就好了,學校我們現在是如果她這理學的還可以的話,就讓她在這邊學,弟弟還沒出生之前她是非常的乖,很聽話,現在可能有了弟弟有一點點吃醋的感覺,就比較比較會相爭啦,其實她是很聽話,跟她講她都滿聽話的。
陳志仁先生─奕儒的父親
奕儒我滿佩服他的勇氣和毅力,那說實在話這十幾年來,他的眼壓跟他的發炎一直在起起伏伏,那也影響到他的視力,那如果說他沒有勇氣沒有毅力的話,是沒有辦法熬過這段時間,那奕儒在學習的過程,因為我們真的很幸運,從花師附小,花岡國中到花中,那所有的學校都很願意接納他,像目前到花中,王老師她也要常常盯著他,有沒有吃藥啊有沒有點藥啊,她還安排每個輔導的同學幫他輔導功課,功課比較好的同學幫他輔導功課,這些我們真的都很感激。